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那祖孙三人要来,夏浅枝直觉不是什么好事。若只是白氏母女她可以直接让人拦了,老夫人有诰命在身,却不好失礼。

    “一会儿别人问什么你都别说话,知道吗?一切有姐姐在。”夏浅枝怕白氏话里有坑,提前嘱咐陈一弘,“记住没有?”

    “记住了。”陈一弘不爱说话,对于她倒是有问必答。

    夏浅枝一瞪眼:“什么?”陈一弘赶紧伸小手捂嘴巴。

    等到老夫人来了,陈一弘果然默默坐在夏浅枝身边,别说开口说话,连眼皮都不抬,要不是时不时抬手按按胸口的金锁,就跟个木头雕的小人儿没什么区别。

    老夫人一开始还存着点儿念头,想着要是这孩子仁义憨厚,就让夏侯爷先收个义子,侯府没有儿子,总不是件好事,哪怕先有个义子也是好的。将来有了亲子之后,一个孤儿义子,也不会威胁亲子的地位。可是陈一弘的表现让她立刻歇了这份心思。别的没看出来,傻是真傻。

    老夫人的想法白氏也猜到几分,夏文正要是□□,自然养在自己膝下最和她的心意。以来与她亲近,以便将来她坐稳当家夫人的位子;而来夏清荷以后出嫁也能多个依靠。

    当然,最好还是别收养,侯府未来的主人要是能从她自己的肚皮里生出来,那才叫万无一失。

    见到老夫人对夏浅枝捡回来的小孩子不满意,白氏暗中松了口气,脸上也带出来几分轻蔑:“老夫人,看来这娃娃一直在外讨生活,被二小姐发善心救回来,进了咱们这样的府邸,吓得不敢说话了。”

    夏清荷挽着母亲的胳膊,不屑道:“跟他说话也不知道理人,可别是个小傻子吧。”

    小傻子,小哑巴,小疯子,邋遢鬼,这样的话陈一弘不知听过多少,轻飘飘的没什么重量,过耳就忘了,根本不往心里去。更可况,小姐姐告诉他不能说话呢……他抓着夏浅枝的衣角,偷偷咽了咽口水。

    小姐姐身上好香,好想咬一口。

    夏浅枝从自己的袖袋里捏出一颗糖球塞进陈一弘的嘴巴里,在他伸出舌头要舔自己手指之前飞快的收回手,拿手帕擦净指尖的糖粉。擦完了,收好帕子,才慢条斯理的说:“清荷姐姐不用担心,过两天我就进宫去向皇上求恩典。既然认我当了姐姐,也该封他个县公当当,总没有让弟弟吃亏的道理。”

    这话纯是她信口开河了。本朝已经取消了县公这个封号,即使真的还留着,那也是正五品的爵位,哪儿是她说求就能给一个毫无皇族血统的三岁娃娃求来的。

    她想自己既然只是五岁孩子,自然可以吹牛和胡说,只是拿来吓唬吓唬夏清荷罢了。毕竟,夏清荷虽然打着寄养在夏文正元配夫人名下的名头,但这只是个名头,她在夏家的族谱上还是个庶女。

    这件事,也是前世夏清荷到了及笄之年,准备说亲的时候她才知道的。夏文正和白氏为了这事曾经吵过一架,红衣不知道怎么听到了,觉得这件事好玩,一人分饰两角绘声绘色的给她演过一通。

    她信口胡说,老夫人目光一利,白氏捏紧帕子,夏清荷更是直接嚷了出来:“不行!他凭什么当县公,要求你也该替我求,让我当县主!”

    夏浅枝随口一说,祖孙三人竟全都当了真。

    夏清荷话音刚落,白氏也道:“枝儿,他不过是你随手救下的一个玩意儿,清荷可是咱们侯府嫡长女,你的亲姐姐。你怎能跟外人亲近,跟亲人生分起来?这话就是说到皇上面前,也没道理。”

    老夫人听了连连点头:“浅枝,听如夫人的话。去皇上面前,给你父亲和姐姐求个恩典。这孩子你要是喜欢,就让你父亲收个义子吧。”

    夏浅枝最好说话,立刻点点头:“好啊,我去跟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