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成德长公主,曾经是平阳城中最骄傲,最美丽,最诱人的明珠。其光也灿,其德也全,其文采武功无不出众。

    长公主曾说天下女子如花,有牡丹雍容,有芍药娇艳,有幽兰高洁,其百千种,如亿万人,各有不同。有人问长公主自比如何,长公主笑言她不是园中花,她是云外客。这是何等自信风采,一时间令整个平阳为之倾倒。

    这样一个女人竟然会选择下嫁给当时已经失去了兵权的夏文正,是庄嬷嬷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的事情。但她不仅嫁了,还选择了那样惨烈又残忍的方式。

    庄嬷嬷擦擦眼角的泪水,抱住夏浅枝轻轻晃了晃:“县主,老奴到死也不会相信长公主会平白无故杀害后宅妇人和没出世的孩子。此事只有等老奴死后见长公主的时候才能明白了,不管答案如何,若有机会,长公主还允许,老奴愿意再给她当一辈子的使唤人。长公主要是不愿意,老奴就变个灯笼,变个蜡烛,变个会发光的珠子,给长公主夜里照照亮。”

    大概是觉得夏浅枝还小,听不明白许多事,庄嬷嬷一旦开了话匣子就再也停不下来,一桩桩,一件件,把成德长公主的事情娓娓道来,从艳阳高照讲到星辰漫天,夏浅枝听得困了,一手抓着陈一弘的胳膊,打了个哈欠,窝在老嬷嬷怀里睡着了。

    老嬷嬷将她抱到床上去,陈一弘也跟着爬了上去,自己踢掉鞋子乖巧的躺在她身边。庄嬷嬷笑了笑,拉下床帐之后,替他们吹熄了烛火。

    陈一弘在黑夜中摸到夏浅枝的嘴角,小手点在她唇边往上抬了抬。夏浅枝拍开他的手,翻了个身正好面朝着他。他想起白日里的疑惑,凑到她面前小心翼翼的吸了口气,香香的,暖暖的,他又觉得饿了。

    但是不能咬她,她会疼。陈一弘愁眉苦脸的纠结了一会儿之后,伸出舌头轻轻的在她脸上舔了一口。

    没什么味道,只是触感很柔嫩,他砸吧砸吧嘴,心满意足的搂住她一只胳膊闭上了眼。

    第二日,老夫人告别了寺里的高僧,带着女眷们启程回府。夏浅枝还和白氏同乘,看着那对母女红红的眼睛,不知道她们昨天回去后是又哭过,还是睡得太晚。陈一弘乖乖趴在她腿上,按照她的吩咐“睡觉”,仍旧万事不理。

    夏浅枝摸着他的后背,摸到一条瘦得凸出来的小脊柱,心疼的不得了。她又摸摸他脸上的红色胎记,摸摸他和身子比起来显得格外大的脑袋瓜,摸摸他枯枯黄黄的头发,摸来摸去,最后觉得这一世一定得细心点儿养他。他小时候这么丑,得多努力才能变成日后那个俊俏少年啊。

    陈一弘想睡觉,被她鼓捣的睡不着,但是既不烦也不恼,只是紧紧的抱着她的腰。夏浅枝又想,原来他喜欢抱着人这个习惯是从小就有的。他还以为所有人都和他一样,他七岁后两人分房住,还非要再弄个棉花做的兔子,顶替他的位置让她抱着睡。

    一路无话,到了侯府的时候陈一弘真睡着了,夏浅枝想了想,用足了力气把他从腿上抱起来。只是一步没走就憋得脸通红,庄嬷嬷要来帮忙,还没走近她就松了手。

    陈一弘晕乎乎的被摔了个屁股墩,他揪住夏浅枝的裙角,睁开幽深的眸子无辜又委屈的望着她。

    夏浅枝的脸红了红,牵着他往自己的院子里走:“你太重了。”

    “恩。”陈一弘迈开小短腿跟着她走,把她的手握得紧紧的。

    夏浅枝怕他心思重,把自己窘迫中找的借口当真,又道:“但是姐姐会多吃饭,再过一阵子就可以抱你了。你也要多吃饭,不然将来抱不动媳妇,人家笑话。”

    “恩,多吃饭。”陈一弘仰头看夏浅枝,现在他还不到她的肩膀,他想长得跟她一样高。

    无巧不成书,老夫人回府本就是为了问问夏侯爷,夏浅枝是不是有能直接求皇上封县公县主的能力,夏侯爷又发誓又保证夏浅枝绝对没有这样的本事,好不容易安抚下母亲,白氏和女儿的情绪。

    没过两天,宫里就来了一纸传召,令夏浅枝入宫受封。

    夏浅枝明白八成了为了春日里自己说的半真半假的梦和灾荒,眼看灾年平平顺顺的过去了,大概皇后或者表哥提过自己,皇帝舅舅把几个月之前那件事想起来了。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