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夏浅枝封号为县主,实际上和公主的待遇也差不多了,递了牌子进去,一路畅通无阻。庄嬷嬷对皇宫自然是熟悉的,直接把她抱到太后那里,既不隐瞒也不夸张,只把这两日夏浅枝的异样从到到尾说了一遍。

    太后正要用膳,听了庄嬷嬷的话,连午膳都不肯用了,直让宫人去请御医过来。

    夏浅枝又不是真的五岁孩子,经着一路颠簸,早就醒了,只是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为何没头没脑的哭了一场,才一直装睡而已。

    听见太后的话,再也装不下去,揉揉眼睛爬起来,伶俐的给太后福了个身,捯饬着小腿跑了过去。

    当朝李太后是前朝皇后,亦是皇帝和成德长公主的生母。前朝皇子共有十数个,李太后亲生的也就这俩,故而她对夏浅枝也格外宽厚亲近,总觉能从这孩子身上看到女儿的影子,以慰忧思。再说了,亲外祖母,哪能不疼外孙女儿。

    夏浅枝跑到太后身前站定,仰头一笑,脆生道:“外祖母,苗苗饿了。”

    太后见她目光灵动,脸颊红润,很是精神可人,心里的担忧放下一多半:“好,先给我小苗苗摆好吃的。”

    遂让人摆了饭,叫太医先候着,夏浅枝陪着坐在一边,不时以目光示意自己身后的宫女帮忙夹菜盛汤,一顿饭吃足十分饱,充分展示了自己的好胃口,太后另外的一小半担忧也放下了。

    等太医请过脉,果然一切安好,健康的很。

    虚惊一场,太后并未责罚庄嬷嬷,让宫女带她下去,自己召了夏浅枝近前,和小娃娃起在宫里散步消食。

    “苗苗,怎么今日不跟外祖母说你的父亲了呢?”太后将一把鱼食放到夏浅枝小手里,让她逗着池子里养的红尾锦鲤来玩。

    孩子亲近父母,是天性。夏浅枝幼年没了母亲,在自己身边长到三岁,早早学去一副沉默寡言的性子,她觉得不妥,又兼小娃娃天天念叨要爹爹,要爹爹,这才将她送回了侯府。

    皇帝严禁任何人在太后面前说起长公主的是非,太后一直只知道女儿难产,并不知道市井上的风言风语。可是每次夏浅枝进宫,说起父亲,姨娘,庶姐,小孩儿不知遮掩,话里话外的,太后也猜出公主驸马大概生前离心,奉国侯对这个嫡亲的县主女儿,并不太好。

    说归说,夏浅枝小时候倔得很,一门心思想要讨好父亲,想和父亲住在一处,强留她在宫里,她能哭到后半夜去。太后舍不得,只好顺了她的意思,让她在侯府住。

    她这个当外祖母的,插手人家亲生父女之间的事,确实也不太好。夏浅枝每次进宫来看她,总要兴致勃勃的说一说父亲的事情,即使她这个外祖母觉得奉国候对她既不够宠爱又没有精心栽培,小娃儿还是因为和爹爹在一起而开心满足。

    庄嬷嬷说奉国侯回府夏浅枝不去请安,还哭了,确实非常奇怪。太后不怕奉国侯苛待外孙女儿,他没这个胆量,也没这个本事,她怕那些冷嘲热讽,视而不见,伤了小娃娃的心。

    夏浅枝往小池里洒下一把鱼食,拍拍手,尽量学着孩童的语气,软糯道:“阿爹不喜欢苗苗,苗苗也不喜欢阿爹了。”

    前世,她长到十三岁上才知道父亲和母亲那一笔算不清楚的往事,当时颇为神伤,一病几个月,当时太后正想做媒为她找一门好亲事,经此变故,说亲的事情自然耽搁了。病好后,她也再没有了讨好父亲的心思。

    她和亲生父亲之间,生来便存了一道天堑,怕是永远也跨不过去了。她从前讨好,是以为讨好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