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李少梵从国子监回来,见到夏浅枝肩头的伤口,当即炸了:“又是那个丽妃对不对!苗苗,你等着,表哥这就去打小三子给你出气。”

    夏浅枝拉不住他,无奈趴在他背上拖慢他的步子。

    “太子真是本事大了。”皇后放下手里的针线,目光中透出不赞同的神色,“你打了三皇子,岂不是给了丽妃见你父皇哭诉委屈甚至重新争回妃位的机会?”

    李少梵圆圆的脸涨得通红,小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夏浅枝跳到他背上捏捏他的耳朵:“没事啦,不疼了哦。”

    “这件事该怎么解决,你自己去想吧,想好了再来跟我说。”皇后收回视线,重新拿起针线,“太子,你不仅是苗苗的表哥,你还是我大夏未来的帝王。”

    她的声音轻缓,侧脸隐没在落日余晖中,笼着一层让人看不真切的迷雾。

    被表哥背着走出主殿,夏浅枝还在想着皇后刚刚的表情。似乎是迷离的伤感,又仿佛沉郁的哀痛。她想起了谁呢?未来注定要去体会高处不胜寒的儿子?还是英年早逝的闺中密友?

    “苗苗,表哥会给你报仇的,早晚会的。”李少梵把她放在凳子上,转过身来面对她,“表哥还会对你好,一直一直对你好。”

    夏浅枝很想问他,你为什么对我好?但是她又怕听到他的答案,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听什么,索性作罢了。伸出小指勾住他的手指扯了扯:“好,说好了。”

    他们两个兄妹情深,冷不防一个小团子歪歪扭扭的扑过来抱住夏浅枝的腿。李少梵低下头看到陈一弘脑袋上刺眼的白色纱布,轻哼一声:“知道保护你,还不错。”

    夏浅枝伤在肩头,不方便,央求表哥把弟弟抱上来。三个人围着桌子上本该独属于夏浅枝的一盘点心,一人捏了一块拿在手里,珍惜的吃。

    等着皇上为自己撑腰的丽妃,等来的却是降自己位份的口谕,当时就气得喘不过气来。只是帝后均已歇下,胎像虽然不稳,太医也不敢为了一个刚受了罚的妃子去扰了帝后的安寝,只得几人合力全力施救,终于再次稳下胎象。

    启祥宫里的烛火亮了整整一夜,次日,被丽嫔打发过去跪在永寿宫门口的小宫女肿着脸回来了,哭道:“娘娘,皇上连奴婢的一句话都没听完就上朝去了,皇后宫里的玉锦姑姑罚奴婢掌嘴二十。”

    “废物!”丽嫔恨恨的扔过去一只茶杯,只是才支起身子,肚子里又一阵钝痛,赶紧叫人扶住自己,哀哀的呻|吟忍痛。

    小宫女被砸破了头也不敢呼痛,低低的垂着头抹眼泪:“娘娘,奴婢打听了。皇后和乐安县主也被禁足了,皇上说除了太子谁都不许探望,连管理六宫的事都交由太后暂代呢。”

    “哦?你详细说说。”丽嫔听见皇后受罚,立刻来了精神。

    小宫女赶紧把自己刚刚一路上打听到的都说了出来,末了,又道:“娘娘不必忧心,您虽位份有降却常常能得见天颜,您又怀着龙嗣,只要皇上开心了,位份再升回来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再往后小皇子出生,您享福的日子还在后头呢,要是太后不耐烦管理六宫之事,那凤印交给谁,也还不好说呢。”

    丽妃随着她说的话想象着,情不自禁的捂着肚子笑了起来,一扫昨夜阴霾。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对,本宫要多见皇上,安心保胎。等我平平安安的生了小皇子,皇上自然要将我的位份升起来的。至于皇后和县主,且等着吧,连带着给我出了馊主意的奉国候夫人,哼,本宫一个也不会放过!”

    丽嫔的启祥宫由阴郁转为明媚,皇后的永寿宫则平静一如往昔。

    皇后好像也没有发愁内鬼的事情,每天该怎么过,还怎么过。夏浅枝却心细的发现,这永寿宫里,似乎多了一些人。

    严格来说不是她发现的,而是陈一弘发现的。他很警觉,常常玩着玩着,就突然一脸戒备的盯着某个地方看。夏浅枝一开始还担心是鬼差发现自己重生,来勾自己的魂魄了,后来才慢慢明白,他是感受到了陌生人的气息。

    陈一弘敏锐的不像个孩子,童年的流离生活让他过早的成熟,表面上或许看不出什么,但内心终究不一样。他是被人硬生生拔高的树苗,从一开始就长错了方向。

    一个月后,永寿宫里的内鬼找到了,是个负责洒扫的太监,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