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姑姑,慢一点,乐安头晕。”夏浅枝一会儿要赏景,一会儿要摘花,玉锦明白这位新封的郡主得帝后的宠,凡她要求的,都一一满足。

    一行人的脚步越来越慢,等到了咸福宫门口的时候,夏浅枝在玉锦背上都能远远见到太后的仪仗了。她让玉锦放她下来,不慌不忙的整理自己衣服上的褶皱。

    她有什么可着急的,治病救人那是太医的事,白氏的病要是治不好,那也是太医的问题。白氏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联合夏清荷一起,在夏浅枝到达之前百般推脱磨蹭,阻止太医为自己施针救治。这件事牵涉太多,非得赖在夏浅枝身上不可。丽嫔看出她有所图,想着夏浅枝和皇后牵连,白氏的图谋对她有利无害,便也助纣为虐。

    先有宫女进门回报郡主已请来,一个沐浴着灿灿日光的小人儿自阶前行了过来。她的面容在日影笼罩下看不真切,身上一袭玫瑰色缠枝莲缎绣袄裙随着她的走动不时闪过暗暗的金色。

    那是南地贡上来的玫瑰碎金妆花缎,是大夏朝无论男女,品级位份在正一品以上的人才能使用的料子。

    白氏悄悄吸了口气,忍住腹中痛楚,起身朝夏浅枝扑了过去:“你这孩子,怎的这样狠心,连年都没在家里过,你爹爹忧思成疾……”

    夏浅枝正迈上最后一级台阶,只要她躲了,自己就会从台阶上摔下去,到时无论之前脉象怎样凶险,或是夏浅枝的一躲纯粹是出于本能,害死未出世婴儿的罪名都势必会落在夏浅枝身上,世人也必然再一次回忆起她那个恶毒的母亲。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毁了成德长公主的东西,终会再次毁掉她的女儿。

    她这一胎注定是保不住的,既然如此,与其让他悄无声息的落了,还不如让他为他姐姐做点儿贡献。宝宝,只要除掉夏浅枝这个不安分的棋子,娘一定为你多多的祈福烧香,让你来世投生一户富贵人家。

    这个法子略显粗糙,但夏浅枝的身份越升越高,也越来越不受奉国侯府的牵制,这对整个侯府都没有好处。她使出这般计策,奉国侯亦是默认许可。

    白氏闭了闭眼,狠毒的弧度凝在了唇畔。成德,我不知道你为你的女儿留下什么后手,但你既然已经死了,人死灯灭,就别怨我为了我的女儿,对你的孩子出手。

    夏浅枝本来已经迈出去一步,又用她最大的自制力克制住想要躲开白氏的本能。她咬住自己嘴唇里的一块软肉,脑子里一瞬间闪过万千个念头。

    玉锦姑姑在身后,她是皇后舅妈最信任的人,她不会让自己出事。白氏既然敢这么扑过来,那就一定是做好了落胎的觉悟,或者说,这一胎她非落不可。夏浅枝仰头看着白氏,阳春三月里,她朝着白氏露出一个天真的笑,只是笑意未达眼底,她的眼神冷得像腊月的雪,九月的霜。

    白氏没想到她竟像是被吓傻了,不避不让,再起别的心思已经来不及。夏浅枝的小身子自然接不住她,就着她一撞的冲力一起向台阶下栽下去。

    “姐姐!”

    宫门口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夏浅枝感觉到有人抱住自己,还未来得及松口气,身上先一轻,白氏被人推开,又一重,一个小娃娃扑到了她身上。

    “姐姐没事。”夏浅枝抱住陈一弘,随即向身后的人道谢,“谢谢玉锦姑姑救我。”

    “谢谢姑姑。”她怀里从来不爱说话的娃娃竟然也闷闷的开口。

    玉锦姑姑没有居功,扶她站稳之后就安静的站到一边,似乎刚刚的一切都不曾发生过。白氏捂着肚子委顿在地,咸福宫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