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老夫人很守信用,说了带夏浅枝去祈福,果然三日后就准备好了一切。并对她说明,此去不止三日,她们会在净尘寺整整住上一个月,完成一场空前盛大的法事。

    老夫人对她虽然疏远,但也只是疏远。既没有利用,也没有压迫,夏浅枝在她面前格外乖觉沉默,她说的话,都一一答应了。

    看着面前只到自己腿根的小丫头,老夫人深深的叹了口气,让她回去收拾行李了。

    夏浅枝走出老夫人的院子,也跟着叹了口气。如果侯府里的人都能像老夫人一样对待自己,那她一定高兴的飞起来。

    哎……

    老夫人说得对,世事哪能尽如人意。夏浅枝一边指挥着丫鬟们给自己整理衣服玩具,一边重新调整好心态。

    整整一个月呢,眼看着也到七月份了,庄嬷嬷和丫鬟们聊起灾荒的事都有意避着自己,生怕自己听了害怕。现在她对外面的情况全然不知,也不知道在皇上的准备之下,还有没有逃难的人来平阳,红衣又在不在其中。

    奉国候府在平阳城里一向低调谨慎,生怕哪一日不甚再成为别人的笑料,故老夫人带着白氏和两个孩子一起出门,安排的青布马车,外面看着很是朴素,内里的豪华,便只有自家知道。

    夏浅枝和白氏及夏清荷共乘,自然彼此相厌。她不耐烦跟她们说话,自己撩开车帘欣赏窗外景色。

    夏清荷想开口数落她几句,被白氏捂住了嘴巴。

    白氏怎么也想不明白,夏浅枝到底为什么突然转变了态度,一下子就对府里所有人都冷淡起来。她冷淡自己不要紧,她越冷淡,越能体现出自己安守本分,毫无逾越之心。但她不能冷淡侯爷和她姐姐。

    奉国候没有儿子,侯爷父亲和县主妹妹,将会是夏清荷出嫁后唯二的依靠。而到时候,年迈且不可能再建功勋的父亲,怎么可能比得上一个必定是由皇上指一桩好姻缘,很可能借助夫家的力量更加尊贵的妹妹?

    白氏把这些都在脑子里捋了一遍,觉得自己该换一种对待夏浅枝的态度了。她脸上端出一副和气的笑,正要开口,趴在窗口往外看的夏浅枝忽然把身子探出了车窗。

    白氏赶紧伸手去抱她,要是自己在车上的时候夏浅枝出个好歹,只怕奉国候也保不住她。夏浅枝虽然只有五岁,使劲儿挣扎起来力量也是很大的,白氏不过是后宅娇弱妇人,使出全力也只将将搂住她。

    夏浅枝挣不脱,拍着车窗叫道:“停车,停车!”

    后面的庄嬷嬷听到她的声音焦急,一路小跑过来:“县主,有什么事咱们下车再说,别摔着了。”

    夏浅枝紧紧盯着不远处一条巷子口的墙角,连声叫道:“让我下车,快点!”

    “县主,咱们一车女眷,这都要出城了,不安全。县主是不是想买些小玩物?等到了寺院再吩咐下人过来买,一样的。”白氏勉强劝道。

    夏浅枝哪里听得进去,一边要挣开她一边又要盯紧了巷子口,生怕那里会出变故:“嬷嬷,让我下去,帮帮我!”

    她一时又慌又急,声音都带了哭腔。庄嬷嬷自作主张叫停马车把她抱了下来。夏浅枝一落地,立刻朝着巷口飞奔而去,庄嬷嬷提心吊胆的跟在她身后,生怕她跌了碰了,更怕哪家不长眼的冲撞了她。

    好在寒衣暖衣也很有眼色的跟着跑了过来,她们年轻,很快就一左一右跟在了夏浅枝身边。

    巷子口,几个无赖正围着一老一小殴打怒骂,老人被打得躺在地上,也不知还有没有气息,小孩子至多三两岁,死死抱着一个汉子的腿,一口乳牙咬在那汉子小腿上,被那个汉子蹬着腿往墙上踢仍不肯松嘴。

    寒衣暖衣见状心里都有些犯怵,拉着夏浅枝死活不肯让她再往前。

    “给我住手!”夏浅枝只得拼命挥着小拳头叫嚷着,“住手!”

    几个无赖转过身,先看了看夏浅枝,哈哈大笑之后就不理她,只用猥琐下流的目光在寒衣和暖衣身上打转:“女娃娃,让我们住手好说,把你这两个丫鬟姐姐送给爷们就行。”

    “放肆!乐安县主在此,还不磕头行礼?”庄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