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轰!”

    血色劫雷撕破苍穹,如注倾泻,刺目赤芒宛若曜日,照亮整个昆罗王城。

    但林北的那一剑,却更为壮阔!

    磅礴灵力卷起凛冽剑气,堪称登峰造极的剑意一往无前,迸发出璀璨寒光。

    交织间,有成百上千的剑影凝聚而出,撕破长空,呼啸刺入血色劫雷之内。

    这一幕,如银河倒垂,缎带横天。

    势不可挡的剑意接连而至,任凭劫雷再强,也难以在无数剑影的贯穿之下逞凶,只能震颤轰鸣,宛如困兽的垂死咆哮。

    黑袍林北神色平静,手中仙器“玄魄”一转,迸发出清脆剑鸣。

    “嗡!”

    一瞬间,刺入劫雷之内的无数剑影如闻召唤,一同震颤扭转。

    “咔嚓嚓!”

    令人心生压迫的恐怖劫雷,生生被剑意绞碎,狂暴的力量在剑意的撕扯下,直接湮灭成了虚无,引不起半分波澜。

    “破!”

    满天红光下,黑袍林北再度提剑而起,仰天一刺。

    无数剑光交织汇集,伴着滚滚灵力,凝聚出一尊直指苍穹的古老巨剑,如从虚空中探出,直入血色劫云之内。

    “轰隆隆!”

    劫云中的雷电之力疯狂翻腾,荡起一层层目视可见的雷光涟漪,在万丈高空之上扩散开来。

    毁灭气息,令人望而生畏。

    不少金仙见到这一幕,都是胆颤心惊,只觉得浑身力气都被抽了个干净。

    但尽管如此,在那巨剑虚影之下,这些力量还是难以抵抗,如同豆腐一般,被生生斩开。

    “轰!”

    随着黑袍林北一剑挥下,苍穹之上迸发出浩荡震鸣,如引爆了雷海一般,血色光华迸射成无数碎片,不断闪烁。

    压抑的密不透风的劫云,更是直接溃散开来,转瞬便消失的一干二净。

    这一幕之壮阔,不亚于日月崩裂,整个王城的修士都满目震撼。

    有无数剑影交织成洪流,刺破劫雷,又有一剑拔地而起,荡平天劫。

    自古以来,还从未有人的渡劫能令人震撼到如此程度。

    天空,再度恢复了宁静。

    只剩那一剑的余波掀起的狂风,吹拂不止。

    黑袍林北散去剑意,身形落下,手中的仙器长剑轻轻一颤,有几分暗淡。

    这一柄仙器长剑名为“玄魄”,是他在帝领外城,那占据艾家老家主泥丸宫的漆黑元神所留洞府中得到的。

    “一般仙器,已经很难驾驭这等层次的剑意了。”

    林北靠在乾坤古阵之中,遥遥看着黑袍林北手中的玄魄,轻声叹道。

    寒渊剑主曾经在剑道上的造诣实在是太高,剑意之纯粹,就是一般的仙器长剑都有几分负担不起。

    “找机会修复寒渊吧。”

    林北微微一笑。

    虽然现在他并不缺仙器长剑,但不必要的浪费还是避免为好。

    不然随便斩上几剑,一把仙器就报废了,未免太亏。

    渡劫区域之外。

    立在屋顶之上,遥遥观望上官慕柔渡劫的上官耀扬和五名上官家族长老,都有几分回不过神来。

    “……那一剑之强,怕是大长老都接不下来吧。”

    三长老深吸一口气,满脸苦笑。

    刚刚那一幕带给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原本三长老对林北的实力还没什么认知,但经过这一剑之后,他也看清楚了两人的差距是有多么大。

    六长老本来还想说林北立在劫雷下面就是找死,但话还没说出口,劫云就被林北斩散了。

    他脸色相当僵硬,张了张嘴,最后只能尴尬闭上。

    话说的越多,他越没面子。

    五长老,二长老都跟着看向了大长老。

    大长老也是一脸苦笑,无奈的摇了摇头:“林宗主这一剑,恐怕只有家主能安然接下了。”

    ……

    天劫结束,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